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业450 业5火

作者:云中谁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从事务所出来,徐毅坐上地铁朝着火车站赶过去。

    地铁一号线一端是城站火车站,另一端是沿江。都是省城人流最集中的所在,沿途更是经过市第一医院、第三中学等同样是人口最密集的地区。所以虽然只有五分钟一班车,仍然是省城最拥挤的一条地铁线路。

    这个点儿马上就到晚高峰了,车厢里更是人挤人人挨人,从车厢外一眼看过去,能看到的除了脑门儿就是后脑勺,根本看不到一点空档。

    尽管车上的空调开得很足,车厢里仍然充斥着各种奇怪的味道。

    徐毅登了两班车侧着身子,伸直了手臂抓住侧面的扶手站在车门边上。车上人太多,能挤上来就不错了,想往里走那真的是寸步难行了,所以他也只好这个姿势固定着,以免被上下车的人群挤来挤去的。

    即便他有力气,他也不可能再往里面挤了。紧挨着他站着的是一个大着肚子的孕妇,想必也是到妇保院去孕检的,他哪敢往那面挤过去。挤的话不会怀孕,但是运气不好给挤流产了,那事儿就大了。

    就是边上这些有座位的,看到边上有挺着大肚子的,不是根本熟视无睹,抱着手机恨不得钻进屏幕的,要么就是闭着眼睛也不知道真睡还是在装睡。没半个人想让座的,这挺让人徐毅觉得不齿。

    他冷眼看着过道对面坐着黄色专座,头上染得五颜六色的杀马特,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恨不得扯脖领子把他拎起来,教教他这座位是干嘛用的。

    普通座位的让座是道德,不让座是规则,没什么好说的,这看着除了脑子特立独行了点儿,没看出有什么躯体残疾的霸着专座算怎么回事儿?这就不止是道德问题,同样也是规矩的问题了。

    不过短短的两三米的距离,哪怕是有一点空隙,也还是各式各样的大包小包拦在中间,除非他不管不顾,要不然想挤也挤不过去。所以他也只好心有不甘地打定主意等着能过去,一定要让那家伙好看。

    过了几站路,却也没机会过去,想来这些乘客也都是到终点的居多。

    蓦地他突然清醒过来,自己这是脑子抽了还是冲撞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戾气怎么这么重?

    虽然像胡逸飞那样老成、四平八稳的性子自己学不来;却也从来不是那种性格跳脱,到处惹是生非的人。放在往常,像这样的事儿,自己应该不会想管吧。就算再看不顺眼,这事儿也不至于天怒人怨,自己最多也就嘀咕两声就算了,今天这是吃错什么药了,怎么会有想动手的念头?

    徐毅暗自警醒过来,想着究竟是什么东西影响了自己的情绪。说来今天跟往常没啥区别,就算出门没看黄历,诸事顺利想必也是个好日子。

    能说得上跟往常不同的,也就是之前聊天时听了点不让人喜欢的话题。但把这锅塞给这事儿也说不通,就算话题再阴暗,也不可能让自己生出什么不好的情绪。

    说来官场的世界离自己的距离,甚至比空间离现实世界还远。

    自己没理由也没办法改变这结果,那能做的也就是见招拆招,努力不让自己去靠近那个世界的好。

    亲近政府而远离政治,这或许就是独善其身的最好办法。

    至于遇见小人,还真的是凡事儿大不过一个理字,想来到时候也该有解决的法子。

    站在车门边上,一路上上下下的人不断,可也看不到车厢里空出来什么地儿,那大肚皮也看不到有要下车的意思,却也仍然没人给她让座。

    徐毅也仍然挂在门口,如风浪中的一叶扁舟,随着上下车的人流来回摆动着。他能做的也就是抓住扶手,避免被挤下车或者朝着那孕妇一侧挤过去。

    一直到市医院的站点,那孕妇扭头询问想要下车。

    徐毅干脆先下去,等着孕妇下了车这才随着上车的人群用力地挤到了车厢中间。虽说这里比门口还挤,不过总算不用被推来推去了。

    他还在想着之前的事儿,真的是怎么都想不出让他那么暴躁的原因,直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打破了他的思绪。摸出来看,却是个陌生的号码。

    这段时间找他的人也多,徐毅也懒得再去猜了,直接接起来。

    就听着听筒里传出个年轻的女人的声音:“请问你是徐毅同学吧?”

    这称呼让徐毅觉得有些奇怪,这样的称呼基本上都只跟学校有关,这倒给了他一点提示,想来这电话可能跟学校有关。调整了下姿势,把电话用肩膀夹在耳旁,重新抓好扶手,才回答到:“我是徐毅,请问你是哪位?”

    听到徐毅确认了个人信息,对方似乎松了一口气,“我是教务处的杨慧丽,请问你现在人在不在学校,如果在的话请马上到教务处来一趟。”

    “教务处?”徐毅不由自主地问到,却也皱了皱眉头。

    自己没几天就结束了,教务处这时候找自己干嘛?

    说来到这这样的特殊阶段,只要不是捅出天大的篓子,一般学校也懒得去管毕业生。自己学费补交完了,毕业考试也结束了,还有啥能让教务处惦记的?

    总不至于自己蠢到哪科没及格,需要补考吧……

    转念一想也不对。

    先,自己没觉得考题多难,甚至应该说这考题实在太简单了。这也不奇怪,毕竟不是哪个人都是为了读书而上学的。就算中医药大学这只为来学校潇洒走一回,根本没想着治病救人的也不在少数。至少那个于大勇就不可能正八经儿地去坐诊,不过说起来这应该也是病人的运气好,真的让这种不学无术的看病,那不是拿自己的命来冒险么。

    大学不讲求升学率,出于总总原因肯定是希望绝大多数的学生能安全毕业,所以毕业考试这玩意儿出题尽可能地简单,批卷的时候也多半会有放水。

    至少徐毅在校这几年,听说毕业考试不及格的人数加起来还不到一掌之数。

    再说,就算真的不及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哪怕真的要补考也用不到这么急着找自己,完全可以等着成绩公布以后再说。

    毕业考试缺考或者不及格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儿,九月开学前会有一次补考,考试及格还会正常毕业证书。

    徐毅也听人说过,本校的补考就差在试卷上印上标准答案了,甚至有的科目干脆就是开卷考试,这样还不及格拿不到毕业证的,那就一个也没听说了。

    不过他也想起来,于大勇那货缺考了,不知道补考会不会参加。要是不参加补考,就是不知道他会选择肄业还是留级明年再毕业了。

    想不出眉目,他也想听听对方是什么意思。“我现在没在学校,哪怕现在往回赶,只怕晚上七点以前赶不到学校。”

    杨慧丽迟疑了一下,“那你明天上午早点过来,事情比较急,千万别忘了。”

    “杨老师,有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么?”徐毅早就计划好了,明天打算陪主任去职称审查的现场,虽说自己不大可能再在从医这条路上走下去,这也去感受下评审的气氛好了。

    外加着饭店这几天要装修,想来如果公示过了外面的冷库和车库也要动工。

    至于空间里面,还得接着为开业准备各种材料什么的。

    可以说不管是空间还是现实中,自己都一大堆的事儿要忙,他也真不觉得有什么事儿会很重要,自己可没那美国时间浪费。

    老师动动嘴,学生跑断腿。就像报纸上只要有领导人的言语,动辄都是重要讲话,学校也是这样。

    似乎自己上学这些年收到的通知,不管是从宿舍的通告栏上看来的,还是班主任传达的,从来就没一件事儿不重要。哪怕就是每月领开水票,总务处都会冠之以“重要通知”的名头。

    “真不行,这事儿真的很重要,需要你本人到场签名确认,哪怕别人代签都不可以。不过别担心,是好事儿。”或许是怕自己这态度太严肃了吓到徐毅,所以杨慧丽没说是什么事儿,却也多说了一句。

    “那我明天下午过去行不行,明天上午我有事儿,如果能办完我就回去,就怕赶不回去。”徐毅推辞着,他可不想打乱了自己的计划。至于几点能回学校,等晚上见了主任问问再做决定。

    说来,徐毅对学校找自己的事儿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好事儿又怎么了,总没道理哭着喊着要送几百万给自己花吧,不管是保研还是留校的名额都是上学期就公布了。除此之外,上次留到附属医院的推荐也被自己给推掉了。

    现在真的临期末了了,真有什么好事儿能拖到这时候?

    徐毅想不出除了这些还能有什么好处,也不想再瞎猜。觉得还是别抱什么希望才好,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之所以想下午再回校,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没见到林天正,他也不清楚主任的评审安排在几点。说来就算今年参评的人再多,评审委员会也不至于还要彻夜工作。想来只要不是运气太差,应该不至于拖得太晚。

    如果安排在上午,那就等评审结束,把主任送回去再回学校;要是评审安排在下午的话,自己就上午赶回学校去看看什么事再赶回来陪着主任职称评审。

    说来这也是主任最后一次职称评审了,徐毅也挺关心的。如果这次也通不过,那主任真的要抱憾终生了。

    至于学校这方面,虽说有一百个不愿意,既然通知到自己头上,无论如何这教务处总得跑一趟才行。

    自己那毕业证书和两个专业的学位证书还在学校手里呢,也不能太不把学校当回事儿了。

    这样安排总能好些,再说哪怕还出现撞车的情况,自己还有空间,借道村里赶回去也不会耽误事情。

    不过这也已经是下下策了。

    最理想的安排自然是,评审上午进行,这样自己能把主任再送回去。至于评审结果,那就只能等着过段时间网上公示了,不过跟主任聊聊评审的情况,应该也能对评审结果有个大致的估计。

    当然,如果自己想的话,还有一个办法看上去比这些更完美——自己现在马上下车,找个隐蔽的地儿借道村里再赶到学校。

    只要抓紧点时间的话,还能把学校的事儿办了再去接主任完全不会耽误。

    不过这又不是天要塌下来,这么干的后果,却是他不能接受的。

    刚才车上报过站名,这么大的声音,想必对方也听到了。

    自己要是真的脑子抽了赶回去,对方要是不起疑,这心得多大?

    毕竟从城站到学校没直达的地铁,中转的话运气不好怎么也得花一个多小时,坐公交车那就更没时候了,虽说没到夜班车时间,不至于等个一个半个小时才一班车,运气最差也就是等个二十分钟。不过这个点儿正好赶上下班的晚高峰,这路上塞车要耽搁多久就更难说了。

    听徐毅说拖到明天下午,杨慧丽一口否决了,“那不行,最迟明天上午你也得过来!”

    “今天这事儿忙了一天,别人都已经完事儿了,就差你一个。”

    临着毕业季,事儿本来就多,这事儿到现在才下文件就够迟了。真的再拖下去,只怕到毕业证书都放到学生手里公示还没结束,那可能就会多出不少是非来。

    说着,杨慧丽也是一肚子不满,“说来造成这样的结果也是你自己造成的!”

    徐毅听得莫名其妙,“怎么会?”

    ,(),( 道田 http://www.longteng366.com/3/3702/ 移动版阅读m.longteng366.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