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云不淡,风不清不,人未老《终章》

作者:叨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范无病打电话问了一圈儿。《+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自己的女人们居然都是杂事缠身,无暇分身来陪他去避暑,这不由得让范无病有些感慨,曾几何时,感情她们都变女强人了?

    出行之前,范无病到费元吉费老家中去盘桓少许,帮他看了看身体状况,又很随意地聊了聊一些琐事,费老的情绪挺好,跟范无病很是讲了一些当年的秘事,比如说开国之前的时候,比如说老首长起起落落的事情,比如说老首长当时对于范无病的看法等等。

    “这个世界虽然是我们的,但是终究是你们的——”费老颇有一些唏嘘地说道,“有时间的话,去看看小朱吧。他的性子耿直,又总是得罪人,朋友不多,你虽然年纪小,也算是一个了。”

    范无病点了点头,心里面有些惭愧。费老口中的小朱,自然就是朱老板,不可能再有别人。最近一段儿时间以来,光顾着稳固父亲范亨的权力地位了,大概有半年多的时间都在筹划这个,倒是跟朱老板的联系少了一些。

    尤其是最近几个月来,朱老板彻底退下去之后,自己还没有专门过去拜访,实在是有些不应该了,虽然说一方面是因为**的影响,大家已经尽量避免接触,而多是以电话联系的方式互致问候,但是此时**疫情已经控制住了,也没有什么新增病例了,若是再不去走动走动,倒是显得自己有点儿势利了。

    因此范无病对于费老的提醒,还是非常感谢的。

    离开了费老的家,范无病一时之间就有些踌躇了,原想着是跟女友们一块儿出去消遣的,但是此时想到了要去见一见朱老板,自然就不能去那么多人了,范无病心想着还是自己一个人过去问候一下,比较合适。

    于是范无病就从侧面打听了一下朱老板的行踪,也没有提前跟他直接联系,就坐上了南下的飞机,来到了江南。

    江南的七月,天气实在是不怎么样。好在是不久之前刚刚下了一场雨,让天气变得比较温润起来,因此范无病过来的时候,恰是时候。

    跟朱老板的办公室联系过之后,知道他正在戏楼听戏,于是范无病就轻车简从来到了这座超过百年历史的江南戏楼来看他。

    这座戏楼是前清时候的建筑,依山傍水,很有一些诗情画意,确实是退休之后消遣度日的好地方,只是此时已经不多有正规的表演了,据说都是一些票友们在这里娱乐,但是偶尔也能够请到各地的名角来助兴。

    范无病过来的时候,就被附近执行安保任务的安全人员给拦住了。

    朱老板在位时因严谨治国,得罪了不少权要,所以在退位后,中央要求加强保安,以确保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因此他还是不能像平常人一样自由行动,一个为国家和人民作出过重大贡献的人,晚年却要为此埋单,这个世道真是令人有些唏嘘。

    范无病摇了摇头。然后出世了自己的身份证明。

    “原来是范总,久仰大名了。”负责安保工作的领队立刻肃然起敬,就算是别的他不是很清楚,但是仅仅就是正部级待遇的国务院特别顾问这个头衔儿,就很厉害了,更不用说人家的老爹还是常务副总理,实实在在的政治局常委。

    不过他们正要给范无病通报一声的时候,范无病就摆了摆手道,“不用惊扰了他老人家,我就进去坐坐听听,等散场了再说。”

    领队听了之后,犹豫了一下,然后给范无病领到了场内坐下。

    走进来坐下之后,范无病才发觉这个戏楼里面果然是别有天地,另有一番风情,仅仅是摆在这里的桌子椅子,都是有些年头儿的实木家具,无一处不透着历史的积淀味道。

    场子里面的听众也并不多,大概就是二、三十个人的样子,大家都很陶醉,有的人端着茶杯轻轻地抿着,有的人闭着眼睛,手指随着节拍在桌子上面轻叩着,有的则是伸长了脖子往台上瞧着,都是一副非常投入的表情。

    让范无病感到有些惊奇的,是朱老板并不在听众席上,而是戴着老花镜坐在台上,操着一把胡琴,正在全神贯注地拉着。附近正是一起配乐的十几位琴师们。

    “倒是从来不知道,朱老板还会这个——”范无病自语道。

    台上的灯光打下来,照在了朱老板的侧脸上,显出一些古朴清癯的气质来,范无病侧着身子看着台上,就觉得他周围的人都似乎消失了一般,只剩下了半眯着眼睛操琴的朱老板在那里。

    台上的旦角在唱什么,范无病并没有听清楚,胡琴的声音似乎让他听到了一首古曲。

    君不见,

    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

    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

    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

    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

    丹邱生,

    将进酒,

    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

    请君为我倾耳听。

    也难怪范无病会听得入神了,他跟朱老板相交多年,朱老板耿直、无私、坦诚、果敢、睿智,对**嫉恶如仇。但如今往往是好人总多磨难、多坎坷,七年的副总理,五年的总理,在国人心中,朱老板留下的是一个铁面包公的形象,直到现在,关于他的种种声音,至今还依然在民间经久回荡,成为一段段不朽的传奇。

    “只要我在上海一天,你就别想升官!”时任上海市长的朱老板对自己的亲侄子说,此后朱老板在上海任上的四年。他这位侄子的职位未作任何调动。要知道,朱老板未出生时就已丧父,十岁时再丧母,是他的伯父,也就是他这位侄子的爷爷将他养大。

    “这是什么工程,拿党和人民的钱搞这样的豆腐渣工程,我要辙了你!”面对九江长江大堤的大决口,他怒了,但遗憾的是,虽贵为总理,他却没有这个权力。

    也许在西方一些国家,这些都不算什么,但在国内,在权力和监督不对等,在**之风盛行之下,朱老板的这些精神是何等的难能可贵?

    范无病又想到了九一年的时候,自己刚刚从美国回来不久,初见朱老板,两个人之间还没有打过交道,也没有建立起互信的关系,那个时候朱老板也还没有走向前台,只是在实际上操控着国内经济体制改革的事项,随着之后两人的熟识,十几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经济软着陆、分税制、国退民进、重拳打击走私、东南亚金融风暴、国企改革,等等等等,仿佛都历历在目,宛如就在眼前。

    “物换星移,人事皆非啊——”范无病又叹了一口气。

    台上换了几个曲目,大约是过了半个多小时,才算是歇了下来,身穿浅灰色夹克便装的朱老板跟旁边儿的几位乐师说笑着,非常悠闲的样子,几个人下台来,跟惯熟的朋友们打了招呼,然后往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

    很快朱老板就看到了刚刚站起来的范无病,不由得有些意外。旋即笑了起来,直接向他走了过来。

    “你怎么有时间来这里?”朱老板不无感慨地问道。

    “来听戏嘛——”范无病笑道。

    “退下来有一百多天了,你算是第一个来看我的大人物哦。”朱老板笑着说道。

    “我算什么大人物——”范无病摇了摇头,“我不过是一个混吃混喝的生意人而已。”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若论起真正的影响力来说,范无病现在的能量可是大得很,毕竟在这个日趋市场化的世界里,什么都抵不过一个钱字,尤其是在海外,范氏投资集团的影响力时越来越大了,多元化的投资使得范无病在各国政商两界都拥有非常显赫的地位。

    两个人坐下来,喝了点儿茶水,然后朱老板就提议道,“出去走走吧?”

    范无病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地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这个时候,范无病就看到周围走出来四名精壮的年轻小伙子,很显然就是保镖之类了,非常警惕地跟随着他们一块儿向外走,而出了大门之外,就发现外面停留的安保人员也不少,他心里面不由得嘀咕了一声,早就听说因为朱老板在任上得罪人太多,所以退休之后也不得自由的事情,此时看起来倒是真的了。

    长期以来,朱老板一直从事经济工作,是公认的懂经济的领导人。

    他在任上海市领导期间,无论是浦东开发、开放这样举世瞩目的大动作,还是市民天天感受到的通讯、市政、市容、交通等方面,都得到了明显的改观,因此赢得了中央的信赖和老百姓的口碑。

    一九九一年,朱老板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务院生产办公室主任,他的主管范围包括工业、农业、金融等重要经济部门。

    他是处理诸多经济难题的行家里手,从上海到京城以后,处理棘手的企业“三角债”由他牵头,解决粮食收购“打白条”由他挂帅,整顿混乱的金融秩序时,他亲自兼任人行的行长。

    结果,每项难题都得到了迅速解决,老首长曾称赞他有观点,有主张,有魄力,懂经济,这是一个相当难得的评价了。

    一九九二年,经济出现了投资膨胀、货币发行过大、物价猛涨、股票集资热的金融秩序混乱的情况,作为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务院经济贸易办公室主任的朱老板,在中央主要领导的支持下,果断决策,全力加强宏观调控。

    他整顿金融秩序,为治理通胀、使物价降下来奠定了基础,他坚持不搞全面紧缩,只对低水平重复建设和泡沫经济的部分从严管理,而对交通、能源、农业及有利于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的部分,则积极扶持。

    这样,不仅避免了大起大落,而且保持了经济健康发展。

    国有企业的改革、加强农业的基础地位和继续执行适度从紧的财政货币政策等,成为他工作的重点。

    从严治政是他一贯遵循的从政原则,他平时言谈举止从容不迫,办事果断,雷厉风行,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拖拖拉拉的衙门风气,并对此不留情面地加以严厉批评。

    范无病记得很清楚,有一次,他在人代会上点名批评了一些单位,结果得到了代表们的一致拥护。他说,我有时批评的确太严厉,这不好,但为什么一定要领导发了脾气才去做呢?有些事情非不能为,而是不去为。但他也坦言自己有一个优点,就是只批评人,决不整人。

    两个人一边儿很随意地聊着,一边儿向外面走去,沿着戏楼外面的小湖边走着,湖边有依依的杨柳,枝条垂了下来,随着清风摇来摆去,湖面上则是碧波粼粼,闪动着天光。

    “最近是彻底放下来了——”朱老板对范无病说道,“不过还有一件事情始终是横亘在心里面,有些担忧。”

    “什么事情?”范无病有些好奇地问道。

    “就是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事情——”朱老板说道。

    范无病点了点头,这事儿他是知道的。

    一九九七年的年底,中央召开了第一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就是在这个会议上,作为对金融体系动大手术的步骤之一,就是剥离银行业的巨额不良资产,并成立华融、长城、东方、信达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方案确立。

    真正促使决策层下决心破题,缘自这一年突如其来的亚洲金融风暴,银行业面临位居,再不改革,将危机经济全局。

    一九九九年,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终于应运而生,这些公司以央行再贷款和定向发行金融债的方式,对口承接了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一万四千亿元的巨额不良资产。

    财政部作为唯一股东,向每家注入资本金一百亿元,并明文定下十年存续期。

    在这样的背景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被赋予代表国家处理国有银行不良资产的特殊使命,由于这些公司不是一个盈利性商业主体,它以最大限度保全资产和减少损失为主要目标,当时的设想是,处置四大行的不良资产以十年为期,不良资产处置完毕,也随之关闭四家资产管理公司,其员工将各回原来的银行。

    通过政府帮助的方式来解决四大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的问题,当然不失为一种借鉴他国成功的经验,也是政府的一种责任。

    他国成功的经验,国内是否有其成长的条件,是否适用,都是问题,可是不试一试也是不行的,否则,国外最好的制度都无法在中国找到它的生长点。

    但是,在当时的背景下,每一个当事人根本不会听从他人的意见,都希望国内资产管理公司越早推出就越好,可以说,既得利益集团之利益驱使是国内资产管理公司仓促上马的最基本原因。

    正因为这样一些非市场化原因,也就不可能对有关政策和法律法规进行充分的设计,也来不及建立一套完善的资产管理制度,国有银行剥离不良资产过程中的一系列道德风险也很快地暴lou出来。

    对国有银行来说,就是千方百计地把不良资产剥离给资产管理公司,一剥了事,至于国有银行不良资产剥离后如何来实现国有银行运作机制的转换,如何减少新的不良资产,则考虑不多。

    可以说,正因为当时不良资产剥离后,国有银行不良资产产生的机制没有转换,导致从去年开始,国内经济又出现了投资过热,国有银行信贷失控。

    当然,范无病很清楚,这次信贷失控在短期内不会显现出来,但几年后四大国有银行可能涌现出大量的不良贷款。

    对于企业来说,特别是国有企业来说,由于国有企业与国有银行为一家,以往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巨大,国有企业敢借钱不还,其根本原因就在此。

    因此,如果国有企业的债务能够轻易地通过银行剥离到资产管理公司,那么企业就一定会把资产管理公司看做为一家政策性金融机构,一定会把企业的债务推给资产管理公司,从而造成新的不良贷款,这不仅让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增加,企业的运作机制不能够优化,也制造了资产管理公司道德风险的条件。

    也就是说,既然企业的不良贷款在不断的产生,而银行又在没有完全厘清责任、账目等条件下简单地把不良资产划拨给资产管理公司,而资产管理公司也可能从自身利益出发把其处理不良资产的全部风险推给银行,如资产管理公司从自身利益出发,也可能会改变处理不良资产的进度,为了尽快让不良资产拖手,会压低价格,从而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严重损害社会利益。

    对于这些问题,在国内资产管理公司设立之前,理论界就进行多层面的讨论,分析了这些问题产生的可能性,而实际出现的结果比理论分析更为严重。

    但是为什么明知有种种道德风险发生,却没有相应的制度规则来界定来规避呢?

    可以说,后来资产管理公司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仅是以制度存在缺陷、国内资产管理公司出台仓促是不能够完全解释的。因为,国内资产管理公司仓促上马的原因一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所驱,是他们极力地游说政府如此作为的。

    比如说新加坡的淡马锡集团,为了从四大银行中获得巨额回报,肯定是希望四大行可以把历史包袱给甩出去的,而要甩出去,就需要一个可以接收包袱的机构,资产管理公司自然就是首选。

    在当时,范无病就提出过,国内资产管理公司的设立,法律要先行,看看发达市场体制下哪一个国家不是如此?没有相应的法律与制度,仅是简单出台一些办法与条例,不良资产的产权界定可能不清楚,不同组织与机构之间的权利与责任关系也无法界定。

    四大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通过强行划拨的方式给设立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是行政关系,那么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就应该完全直属四大国有银行,不仅不需要财务组织上**,更不需要其组织之外的力量来承担相应的负担。

    但实际上,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设立基本是由财政注资,其不良资产剥离的处置也得由国家财政来承担。

    正如有人所指出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是穿着官服,却又干着经商活动的四不象组织,既非市场组织,也非行政组织,在这样的一种条件下,国有商业银行与资产管理公司关系是无法界定清楚的。

    在这种关系下,无论是哪一方都会把其经营的风险推给对方,都会尽量地减弱自己对其行为之责任,资产管理公司运作的低效率也在所难免。

    也正是在这样的一种制度环境下,再加上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的组织基本上是计划经济体制的人事安排,国内资产管理公司一开始就是在畸形条件下成长与发展。作为政策性的金融机构,特别是一个在一开始就被设定了十年生命周期的特殊金融机构,考核指标从来就没有形成资产管理公司发展的真正压力。

    在他们的公司里,没有机制约束,全凭良心干活。也就是说,国内资产管理公司的存续完全是一种道德约束,如果一个工作人员不是道德人,那么其违法乱纪,侵吞国有资产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此时朱老板提到了这个问题,很是有些忧心,但是他自己也很清楚,在这件事情上,自己也cha不上话了,以一己之力来对抗很多个利益集团,那是不可能取胜的,但是这一次范无病出手,扫除了淡马锡财团对于四大行的野心,朱老板还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的,因此他认为范无病在这方面可以起到一些积极的作用。

    “今后的十年当中,最容易出问题的就是金融业,我很不放心,希望你能够盯着一点儿,不要让他们闹得太过分了。”朱老板对范无病说道。

    范无病点了点头,很清楚朱老板是什么意思,十年的时间,如果老爸范亨能够继续担任十年常委的话,确实是能够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的,也难怪朱老板以此事相托了,毕竟,凭借范氏投资集团的强大力量,范亨这个常委所能够发挥的作用,要远比任何人都强大。

    如今的范氏投资集团,实在是太过庞大了,已经成长为一只无人可及的资本巨兽,从制造业到金融业,再到矿产行业和航空运输业,甚至是轻工业和高科技生物制药产业,只要是有能够赚大钱的地方,到处都有范氏投资集团的身影,甚至是像连锁电器超市这样的终端,和网络、网游这样的新兴产业中,也少不了范氏投资集团的重度参与,可以说有人的地方就有范氏,有赚钱的机会就离不开范氏。

    年初的时候,范无病曾经较为粗略地统计了一下自己的各种资产,把他自己也给吓了一大跳,如今各处的投资和资本加起来,竟然已经超过了六万亿美元以上,这还不包括一些没有想起来的小额度投资,而他嘴里面的所谓小额度投资,其实也就是那些由公司高官们操持的十亿美元以下的投资项目。

    朱老板这么看重范无病,范无病自己也觉得以自己的能力,是可以做成很多事情的。

    但是范无病自己也很清楚,如果真的要办成这些事情的话,自己难免也会得罪很多很多人,惹上很多很多的麻烦,即便是以自己如此大能来讲,也是承受不起众怒的,毕竟这是一件当人财路的事情。

    所以范无病的心里面也有个计较,就是事情可以做,但是只能在制度上进行影像,具体层面上的操作,还是敬而远之的为好,朱老板现在的情况,就算是前车之鉴了。

    再说,自己左右不过就是一个商人,又不是国家公务员,实在是没有必要因为大家的利益,把自己给装了进去,有公德心是好的,但是当整个社会的公德心都在丧失的情况下,自己也没有必要装圣人不是?

    两个人沿着湖边儿走了连个多小时,谈了很多事情。

    看得出来,朱老板在这段儿时间里,并没有真正地清净下来,而是考虑了很多的问题,否则也不会有今天跟范无病谈论得如此之多的话题。

    “你真的不考虑进入官场?”末了朱老板忽然问了范无病这么一个问题。

    范无病顿时就怔了一下,这话他以前确实说过,只不过此时朱老板又提了出来,让他觉得有些突兀了。

    朱老板看到了范无病的反应,有些遗憾地说道,“那就可惜了。”

    “也没有什么可惜的——”范无病明白朱老板的想法,笑了笑道,“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做的事情,我这个人年轻气盛,再加上少年得志,生活很是一团儿乱七八糟的,根本就不适合在官场上发展。而且我是一个利益至上者,追逐利润的最大化才是我的唯一目标,所以,一旦我进入官场,还真难以保证我会是一个清官,所以,这事儿还是不要再提了。”

    朱老板摇了摇头道,“话虽如此,但是我相信,即便是你进了这个大染缸,也不会就变黑了,这点儿眼光我还是有的。”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安保人员就过来跟朱老板说家里有客来访。

    “那我就先回去了,你要是有时间的话,过我这里喝茶。”朱老板对范无病说道。

    范无病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

    他站在那里,看着朱老板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湖畔的绿柳荫中,不由得有些神思恍惚,似乎又想起了朱老板以前所说过的那些话。

    “我很少为人家题词,因为我的字很丑,但是我送他们四个字,不做假帐,我希望每一个从国家会计学院毕业的学生都要永远牢记这四个字的校训。”

    “我们每个人都负有责任,建设这个国家。为学,要扎扎实实,不可沽名钓誉;做事,要公正廉洁,不要落身后骂名。”

    “自己不勤政,又不廉政,吃吃喝喝,乱批条子,任人唯亲,到处搞关系,把国家财产不当一回事,你坐在主席台上面作报告,下面能不骂你?”

    “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反**要先打老虎后打狼,对老虎绝不能姑息养jian,准备好一百口棺材,也有我的一口,无非是个同归于尽,却换来国家的长久稳定发展和老百姓对我们事业的信心。”

    “关于我本人,除了我确实是在埋头苦干以外,我没有什么优点,我不希望别人学习我,特别是某家香港报纸说我的本事就是拍桌子、捶板凳、瞪眼睛,那就更不要学习我。

    但是这家报纸说得不对,桌子是拍过,眼睛也瞪过,不瞪眼睛不就是植物人了嘛,板凳绝对没有捶过,那捶起来是很疼的。

    至于说我这样做是为了吓唬老百姓,我想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这种说法。我从来不吓唬老百姓,只吓唬那些贪官污吏。”

    “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以后,全国人民能说一句,他是一个清官,不是贪官,我就很满意了。如果他们再慷慨一点,说他还是办了一点实事,我就谢天谢地了。”

    想着过往种种,范无病有些出神,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日头已经偏西了,斜阳古树,落花流水,湖畔的行人们或走或坐,也渐渐地变得多了起来,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生活很单纯,心态很轻松。

    在经历了**之后,大家的健康意识大大地提高了,到处都是在散步或者锻炼的人们。

    在这一整天中,范无病想到的事情很多,但是此时回过神儿来,倒是什么都一晃而过了。

    看着湖畔散步的人们,范无病摇摇头,心道何必把自己弄得那么紧张呢?在这个二十七岁的夏天,自己已经拥有了太多的东西,金钱、权势、美女、家人,什么都不缺了。

    还能有什么奢望呢?

    相对于朱老板而言,自己付出的固然不少,但是得到的也很多,实在是没有什么必要去抱怨什么,难道说钱太多了、产业太多了、女人太多了不好处理也算得上是麻烦么?

    范无病哂笑一声,脑子里面正在考虑什么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一连来了好几个电话,却是女人们关切自己的来电,这让他又生出了无限的感慨来。

    他取出身边儿的小酒壶,一边儿喝着,一边儿想道,自己重生以来,已经为了生存奋斗了二十七年,或者以后的人生当中,应该多学着放手和抓住了,放掉那些不需要再投注多少心血的产业,抓住这些倾心于自己的红粉知己们,莫使光阴虚度,这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说把大把的青春年华扔到官场上的想法,还是要抛得远远的为好,自己实在是不愿意做那样的事情,把自己从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被官场给这么成悲情的小老头儿。

    范无病想着想着,嘴角lou出了微微的笑意,脚下一个不防,忽然滑了一下,虽然说身体及时地做出了自然的反应,但是不知道怎么着,或者是身体里的酒精含量高了一点儿,反应的灵敏度也差了一点儿,身子居然就那么掉进了湖里。

    他的泳技依然是如同十几年前一样很差,再加上酒精上头的影响,顿时就灌了两口水,一头扎了下去,脑子里面也是昏昏沉沉的,正当他心想着这一次是不是要淹死了的时候,就感觉到衣领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勾住了。

    然后就是一股大力传了过来,把他给勾出了水面。

    范无病大大地喘了一口气,感觉着那新鲜的空气,吐出了嘴里面的污水,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把自己用一支绑着弯弯的铁钩子的长竹竿捞上来的女孩子,似乎觉得对方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小姑娘是谁呢,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范无病觉得对方让他印象深刻,但是好像此生又从来没有见过。

    看着对方青春萌动的身姿,以及饱满的胸前,还有清丽的面容,范无病的头发忽然炸了起来,因为他想起了对方的身份了,正是前世那个一脚把自己给踹下了阳明山,导致自己重生的罪魁祸首啊!

    缘分呐!范无病紧紧地抓住小姑娘的一只脚,心里面简直就像是开了滚水的锅一样无法形容,真是没有想到这辈子还有再见到这个冤家对头的机会,只是此时,范无病却不知道是该重金酬谢这辈子的救命之恩,还是推倒推倒再推倒以报上辈子被踹下山崖的宿怨泄愤了。

    “大哥,你没事儿吧?”小姑娘却没有想到自己跟失足落水者有这么密切的关系,只是很热心地睁着大眼睛向范无病关心地问道。

    “没事儿,啊——啊——啊——阿嚏——”范无病打了个喷嚏,心想,推倒,或者不推倒,抱恩,还是抱仇,这还真的是一个大问题哟。( 财色 http://www.longteng366.com/3/3907/ 移动版阅读m.longteng366.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